栏目导航

新浪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资讯 门户 新浪首页 sina.com.cn sina SINA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财新周刊:互联网时代做有阅读场景的杂志

发布日期:2021-07-14 19:24   来源:未知   阅读:

  www.iwbam.com!这肯定不是杂志业最好的时代,国际上先是百万发行量的新闻周刊停刊,几经周折再次印刷发行时也只有不到十数万订户,再有福布斯杂志转手,财富杂志也随时代集团一道脱绑CNN网站,寻找自己的数字新路,而国内不少老牌期刊也已淡出甚至退出了大众视线。

  如此情境之下,财新周刊正式更名低调上市,财新传媒创立五周年之时,财新周刊与财新团队再度上路。

  在PC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还真得需要杂志吗?抛开“内容为王”等自信到偏执的言论,也不去谈论渠道掌握分发路口的重要性,其实真正决定杂志未来的其实是这样一个问题——杂志的阅读场景是否依然存在?

  国内外杂志遇到挑战的原因多种多样,但追根溯源逃不开杂志读者用户分流的现实,而伴随着读者分流是杂志内容影响力及原有广告模式的新挑战,而造成如此现实的原因恰恰是阅读场景的变革。

  PC互联网促进了信息碎片化传播,从速度上改变了读者对新闻的认知,而当互联网进化到移动时代,信息碎片侵入到人们的举手投足之间。如果说PC互联网时代,人们在茶余饭后,空闲时候还愿意拿一本杂志,靠在沙发上阅读杂志文章的话,那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所有的闲暇似乎都用在了手机和平板电脑上。

  在互联网新闻频度和数量的冲击下,人们对新闻浮光掠影,只能寄望于“围观改变中国”,而面对网络舆论,面对“拖堵删”等这样专业公关能力的进化,新闻现场早已竖起高墙,新闻发生之后最大的悲哀是它什么也没能留下。

  互联网上越来越多的“三分钟看懂XX、八幅图让你了解XX”标题在争夺眼球,通过轻松调侃解决了传播学中“选择性接触”的问题,可是新闻传播不只是告知,围观之后会怎么样,该怎么办?

  如果新闻业仍以“船头瞭望者”的身份自居,将自身使命定位并自豪于“审视不测风云,发现浅滩暗礁,提出警告”的话,那么新闻从业者又怎么可以背对船头,津津乐道于自己是如何满足大船乘客的娱乐生活需求呢?

  媒体介质特性决定了杂志在深入话题与议程设置方面比报纸更有优势,当报纸、互联网在报道突发事件时发挥优势时,杂志理所应当在深入话题与设置议程方面深耕细作。人们常说互联网时代信息过载的问题,但在新闻操作现实上却是内容报道的稀缺,财新网执行总编辑张继伟这么评价当下的媒体报道现状:“一个重大突发事件发生后,线家,剩下的人都在那里等着抄。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你稍微做一点努力,你的成果就会显得非常突出。”

  在财新周刊改版的致读者信中,主编王烁提到“财新文章一向偏长,我们从未觉得是个问题,完整透彻的报道需要空间。长度不是问题,能不能达到质量才是问题。未来,这本周刊上的报道长度平均还会增加,短平快的内容不再适合纸上表达,我们专注于更深更广更透彻的报道,要确保你读得酣畅淋漓。”

  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就是以财新周刊为代表的杂志未来所仰仗的阅读场景:当看新闻只为看热闹的喧嚣热潮过去,当事件深入发展凸显到深层次问题时,无论是新闻热度已过还是大风未起之时,读者何去何从?

  我们期望他和她的生活有这样的时刻,在那一刻,从海量新闻的电脑屏幕前走开,不再是低头浏览手机的姿态,离开二次元的空间,可以切实感受下周遭的世界,与三两好友交谈,结伴旅游欣赏河山,独处时愿意泡壶清茶翻本杂志,这个读者看到的理应是那些曾经围观过的新闻却不知道结局的故事,是现代公民对公共事务所需要知道的新闻信息,是让人看到可以成为更好自己的可能性的一流文学作品。

  生活本该拥有这样的时刻,而财新周刊愿意成为出现在这样时刻出现在你手上的那本杂志。让你变你就变 飞利浦可远程控制智能路灯